正文部分

2019年A股十大闹剧:哪些公司害人终害己

  “假的!我没签字,没授权,没有参与那个工作会议。”2月12日下午,中国蓝田的法人代表瞿兆玉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并向记者展示了2月11日他发给东方金钰的函件,内容是该收购事项无效,理由是《中国蓝田总公司会议纪要》未经公司法定代表人签署,会议决议未经公司正常决策审批流程批准,不符合公司决策制度。

  6月13日晚,农业农村部在官网发布消息称,尚未受理过任何针对非洲猪瘟病毒的预防治疗药物或疫苗,所谓“可以防治非洲猪瘟的今珠多糖注射液”没有申请兽药注册,有关企业更未取得《兽药生产许可证》。

  昔日的“大白马”,大族激光沦落如此,不禁令人唏嘘。

  这个价值2元的资产,是几年前上市公司花了近14亿元高价买入的。如今,又以2元的“白菜价”(据说现在白菜也不便宜了)倒手卖给实控人。

  12月4日晚间,上交所对*ST华业股票作出终止上市决定。

  对于此番质疑,8月1日,高云峰回应央视记者时直接质问:“你看你怎么说这个,你是什么角色?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我们这个自己的资金,我当然有资格做任何经营决策。你管我那么多呢?”

  这让股价萎靡不振的海印股份看红了眼。6月11日,没有任何医药背景的海印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与许启太、今珠公司签署了一份《合作合同》,拉开了此次闹剧的大幕。

  可能是近年来频繁蹭热点炒股价上了瘾,竟然在猪身上打起了主意,海印股份(000861)最后还是栽倒在猪身上。

  2月1日晚间,东方金钰公告,控股股东兴龙实业的股东赵宁、王瑛琰,拟将其合计持有的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100%的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完成后,中国蓝田将间接持有东方金钰31.42%的股权。股权变动完成后,东方金钰控股股东不变,实控人将变更为中国蓝田。

  No.4 ST围海高管集体闪辞

  12月15日晚,奥马电器(002668)发布公告称,拟将中融金100%股权出售至赵国栋及权益宝(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作价合计2元。

  根据公告,接盘方为奥马电器实际控制人赵国栋及其控制的企业权益宝(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杭州中院此次悬赏令的目的,是要征集长城影视(002071)财产线索,被执行人是公司实际控制人赵锐勇和赵非凡父子。

  2月12日晚间,东方金钰公告称,截至当前,中国蓝田未就其身份、主体资格、资信情况及收购的合法合规性提供说明及相关证明材料,经公司及实际控制人赵宁审慎讨论决定,暂时终止上述股权转让事项。

  No.9 *ST步森股东大会流产

  杭州中院说了,在案件执行完毕前,悬赏一直有效!

  9月16日,赵春霞等*ST步森非独立董事以及监事等人提出书面辞职报告,10月9日,*ST步森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控股股东东方恒正的实控人王春江。自此,*ST步森乱局方告一段落。

  经公安备案后,公司于2019年12月13日对公司存放印章及资质文件的办公室门锁进行了开锁,发现保管上述印章、资料的保险柜已不在办公室。目前公司上述印章、证照资料已处于失控状态。

  No.8 东方金钰被真假蓝田借壳

  在股东大会召开之前,包括全部董事在内的11名董监高人员,突然集体宣布辞职,ST围海(002586)的夺权闹剧,在年末达到了高潮。

  海印股份自导自演的这场闹剧,最终以海印股份及其高管领到了一堆的罚单,以及被证监会火速立案调查而收场。

  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ST围海发布公告解释称:“鉴于公司将于2019年12月24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罢免现任董事、监事的相关议案,上述人员决定辞去所担任的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及监事职务。”

  再到今年11月12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2019年11月8日至9日已抽测点位的亩产数据汇总,已抽测区域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5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这样的闹剧,始于聚力文化此前的并购重组“爆雷”。

  这样多次循环的闹剧,无数股民感叹自己的智商被摁在地上摩擦。如此闹剧,该如何收场呢?

  防治“非洲猪瘟”疫苗、不低于92%的预防率、两年后营收不低于100亿元――果然是一个大“金猪”,海印股份的股价应声大涨。

  但,遗憾终究还是来了。

  十多天前,杭州中院发布悬赏公告,悬赏金额高达1307.69万元。按照10%的悬赏比例估算,相关债务的执行金额达到1.3亿元。

  No.10大族激光董事长“灵魂三问”

  变故突如其来,激怒了参会股东。会场的*ST步森董事、监事、第一大股东参会代表、小股东,以及“爱投资”投资者,开始争论起来,甚至一度出现了股东与“爱投资”投资者之间的推搡、对骂。失控的场面,也一度引来10余名“特保”维稳,并要求现场人员全部离场。而此举又遭到部分股东不满,并现场拨打“110”报警……场面一度紧张、失控,在一众董监高及部分股东退场后,仍有个别股东及“爱投资”投资者继续开会,股东大会就在一波三折中不了了之,导演了一场荒诞的闹剧。

  在此次印章失控闹剧之前,聚力文化的内斗大戏不断加码,比如互投弃权票、不保证半年报真实性、罢免董事长、董事拒绝出席换届大会等,为此后的印章失控闹剧,埋下了伏笔。

  2019年,被称作退市“常态化”的元年,已有18家A股公司退市,强制退、破面退、主动退等方式,不一而足。市场正向着优胜劣汰的方向不断迈进。

  先是今年发布一季报时,獐子岛称,2018年海洋牧场灾害导致2016年和2017年年底播种的虾夷扇贝收获量减少。

  

  退市,是按照规则办事,该退就退,虽心有不甘,但也不能跟规则对着干,违反了游戏规则。可偏偏就有一家公司,非要“作”一把,搞出一场闹剧。

  而该走的,还是要走。12月24日,ST围海股东大会召开,关于罢免公司董事、独董、监事议案,均获通过。

  獐子岛称,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80%以上。

  据悉,大约在2017年,长城系公司以公司应收债权作为质押,陆续向该行贷款超过1亿元,但银行追回的只有两三百万元。

  “你是什么角色?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你管我那么多呢?”

  No.7奥马电器14亿元资产变质成2元

  2月12日,上交所再次下发监管工作函,要求控制权拟受让方中国蓝田尽快落实问询函要求如实回复,要求公司审慎考虑是否继续推进本次交易。

  当日晚间,大族激光只好出来替公司董事长“挡子弹”,发声道歉。

  不仅如此,聚力文化董事长余海峰还“规范意识不足,凌驾于公司内部控制之上”,通过相关合作方作为资金通道对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累计占用公司资金超过1.5亿元。

  在此之前,大股东罢免管理层、两大股东抢公章等乱象,不断将ST围海推向风口浪尖。

  闹剧的背后,是*ST步森混乱的公司治理,东方恒正虽为第一大股东,但尚未获得实控权。第二大股东赵春霞为公司实控人,同时也是爆雷平台“爱投资”的创始人、实控人。

  *ST步森称,鉴于事发突然,继续召开会议可能损害中小股东合法权益,监事会主席暨本次股东大会主持人刘燕宣布,取消本次股东大会,择日另行召开。此外,由于股东大会现场会议终止,现场出席股东未能完成登记事项。

  No.5聚力文化印章失控

  今年以来,聚力文化就闹腾个不停,并购“爆雷”、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高层人事变动等等,不一而足。

  公告还给出预测,预计今珠公司2019年至2021年营收不低于5亿元、50亿元、100亿元;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亿元、10亿元、20亿元。

  上市公司实控人隐匿巨额资产,法院为了征集线索,竟开出了千万悬赏金。

  让人服气的是,獐子岛(002069)的扇贝,每次跑的真是时候,有人就说了,獐子岛的扇贝是“最有纪律、最听话的扇贝”。

  12月26日,聚力文化公告启用了新公章。

  如此明目张胆的误导性陈述,深交所随后给公司下发函。海印股份也找来“工作人员”顶缸。

  *ST华业总经理钟欣还给出了理由:“*ST华业触发面值退市,很大程度上与规则不完善导致公司受限、侦办保密要求导致市场信息不对等有关。公司申请豁免退市,就是不想留下任何遗憾。”

  9月2日,原本是*ST步森(002569)临时股东大会召开的日子,将审议关于罢免董事长、公司前实际控制人赵春霞以及封雪等8名高管的议案。

  赵春霞一直在境外“养病”,行踪成谜,东方恒正则直言赵春霞“跑路了”。而更为怪异的是,*ST步森8月28日公告称:“虽然董事长赵春霞因身体欠佳正在接受治疗,但迄今仍坚持通过电话会议等方式参加董事会及公司经营管理会议,亲自审批生产经营过程中需要董事长审批的事项,正常履职。”

  四年前,2015年,互联网金融发展迅猛,资本热逐下跨界入局者亦跑步进场。以做冰箱为主业的奥马电器不甘寂寞,于当年11月宣布以现金6.12亿元收购互金公司中融金51%股权;2017年4月,公司再以现金7.84亿元收购中融金剩余49%股权。两次收购,前后共花了13.96亿元的真金白银。

  而几年前,奥马电器斥资14亿元巨资购买中融金,也正是从赵国栋手中接过来的。

  No.6 长城影视老板被千万悬赏

  高云峰怒怼央视记者的“灵魂三问”,源于该公司“欧洲研发运营中心”受到外界质疑。

  然而,公司很快被官方“打脸”。当天下午,海南省农业农村厅就否认非洲猪瘟疫苗研制成功。

  公司称,本次股东大会召开前,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委派的两名见证律师称参会前受到公司股东东方恒正有关人员的干扰和压力,东方恒正有关人员通过假借京都律师事务所管理层朋友身份对执业律师进行施压,对其参与本次股东大会现场见证提出意见,使得见证律师无法确保其充分行使本次股东大会见证权利,故见证律师无法正常参加此次股东大会见证工作。

  随着一纸终止上市决定发布,*ST华业成为沪市第2家、整个A股市场第7家面值退市公司。

  *ST华业因为“百亿萝卜章诈骗”而出了大事,今年10月16日至11月12日期间,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均低于面值,触及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终止上市情形,此后进入退市程序。

  与2014年公告的“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2017年“海洋灾害导致扇贝瘦死”不同,此次獐子岛已经很难为“扇贝逃跑”找更多的理由了。

  事后,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表态,公司已经决定立即停止今年的扇贝播苗。

  8月1日晚间,深圳证监局发出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认定公司欧洲研发运营中心项目未履行相关审议程序,且信息披露不准确、不及时,要求公司应聘请具有境外资产审计经验与能力的会计事务所对欧洲研发运营中心项目的真实性、成本核算的准确性等进行专项审计,并及时披露专项审计意见。

  据悉,2011年,大族激光在瑞士设立“欧洲研发运营中心”,投资金额5000万元。但是,该研发中心历时8年仍未完工,并被媒体曝出该研发运营中心实为酒店、变身“欧洲皇宫”的消息。

  聚力文化公告称,公司总经理已于12月7日通知相关员工,清点移交其负责保管的公司及部分子公司印章、证照资料,但却遭到了这两位员工的多次拒绝。

  为了筹划此次会议,*ST步森花了近两个月时间。

  受非洲猪瘟等影响,风口来了,猪价也飞到了天上。

  2018年,由于收购的资产业绩变脸,聚力文化巨亏28.97亿元。前董事长余海峰等人,也由于资金紧张,未能在规定时间内增持公司股份。

  针对如此闹剧,深交所发出函,要求*ST步森说明取消股东大会的合法合规性。

  这一年来,A股市场“大戏”不断,奇葩闹剧接连上演。

  对此,小编作了一番盘点,梳理了一下今年来的A股十大闹剧。

  提起獐子岛,估计大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难道扇贝又跑”

  今年8月,大族激光(002008)董事长高云峰在回应央视采访时的三连问,被网友戏称为高董事长的“灵魂三问”。

  因为,对于这样的闹剧,A股市场实在是绝无仅有,同样的套路,能玩个五年,每次还都不重样,真是令人拍案叫绝。

  No.2 獐子岛扇贝又逃跑了

  在装入资产快速变脸后,余海峰却“不负责任”,跑到国外去了。此前浙江证监局下发《监管问询函》,决定约见余海峰谈话,但余海峰却以“家庭原因”,滞留美国不归。

  换句话说,也就是这些高管们的辞职,是选择在被罢免前主动离开,而非等待被炒,留给自己面子。同时,采取集体辞职的姿态,是要表达对公司的抗议和不满。

  No.3 *ST华业申请豁免退市

  负4.51亿元的评估值,还用出资2元购买,看起来,这2块钱简直就是“天价”了,公司实控人赵国栋真是“有良心”啊。

  实际情况并非公司公告的那么简单。

  其他公司因触碰退市条件,都没啥好说的。但*ST华业偏偏不干,做最后一搏:11月19日,*ST华业向交易所递交了申请豁免退市的相关材料,这在A股市场尚属首例。

  No.1 海印股份强蹭猪瘟“疫苗”

  祸从口出。当日晚间,深交所发布消息称,已到大族激光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高云峰在回应媒体问题过程中发表了不当言论,深交所第一时间督促大族激光发布致歉公告,并对其上述不当行为予以批评,提醒公司实际控制人、董监高应当虚心接受媒体监督。

  据了解,当日,*ST步森股东大会开始后,首先发言的股东大会原定的“见证律师”自称来自“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他说由于在会议召开前,接到部分投资者的恐吓威胁,所以要退出此次大会的“现场见证”。随后,此次股东大会的召集人――监事会,突然宣布股东大会终止。

  证监会也看不下去了,对獐子岛进行立案调查。公司及相关人员也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同时还领到警告、罚款等措施。

  但是,9月2日这次股东大会最终流产了。当晚,公司发布公告称,此次股东大会未能按照法定程序正常召开。

  今年7月,银行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但今年8月14日晚间,长城影视却发布公告称,公司有三个银行账户被冻结,三个账户总余额不足26万元。

  如此离奇的怪事,自然引起了监管层的高度。春节过后,2月10日,上交所就东方金钰控制权拟发生变更事项向其发布问询函,要求相关方说明目前中国蓝田与农业农村部的关系、本次收购中国蓝田的决策程序、瞿兆玉与中国蓝田总公司和已退市公司蓝田股份的关系等信息。

  12月23日晚间,聚力文化(002247)发布公告称,公司及部分子公司印章、证件材料已失控,对公司的正常运营造成严重影响。

  为了不交出印章、资料,这两位员工甚至不来上班,连续脱岗,可谓是心机算尽啊。

  买回来的却是一枚大炸弹!数据显示,中融金2018年度营业收入7.17亿元,净利润亏损6.67亿元;2019年1月-9月,营业收入1348.03万元,亏损7743.11万元。资产评估信息显示,截至9月30日,中融金100%股权以资产基础法的评估值为负4.51亿元。

  2019年即将剧终。

  如此,这样一出闹剧,10天内,尴尬收场。

  2019年春节前的最后一天,昔日“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600086)放出大消息:中国蓝田总公司欲接手公司控股权。

  12月20日,即ST围海股东大会召开四天前,ST围海发布公告,公司董事会陆续收到仲成荣、陈晖、陈祖良、张晨旺、黄先梅、费新生和陈其等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马志伟的辞职报告,监事会同日陆续收到黄昭雄、贾兴芳和朱琳的辞职报告。

  上交所反馈称,*ST华业股票因股价持续低于面值原因终止上市,是公司基本面的真实反映,是投资者理性投资的结果,是市场的选择。上交所将继续严格执行退市制度,对于触及强制退市标准的公司坚决予以退市,切实推动上市公司整体质量的提高。

  公告内容是,一位名叫许启太的教授(实则是一位曾被处以警告处分的“槟榔专家”)及其团队研发的注射剂“今珠多糖注射液”已经“研制成功”并“准备投产”,可以实现对非洲猪瘟不低于92%的有效预防率。海印股份拟斥资9亿元收购今珠公司30%的股权,并先给出1亿元作为履约保证金,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

  十六年前的蓝田股份造假案,是中国证券市场一系列欺诈案的之一,而中国蓝田正是蓝田股份的时任第一大股东,瞿兆玉是蓝田股份原法定代表人。

  上演这场闹剧,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希望引起各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