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部分

股权激励提速 打造企业与员工“命运共同体”

  国企持续推进,民企则早已将股权激励作为改善公司治理的利器,并成为施行股权激励计划的主力。

  东珠生态(603359)于今年8月推出2019年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草案,持股计划规模预计不超过5000万元,参与的员工预计不超过100人, 覆盖面为董事、监事和高管之外员工。截至目前,该计划已累计买入公司股票 95.71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0.30%,成交均价为15.40元/股。

  如何在增强员工和企业凝聚力的同时,又要保障员工的切身利益,考验着广大公司持有人的管理智慧。记者发现,有些公司的大股东就找到了破解的方法。

  打通国企改革“最后一公里”

  成为改善公司治理“利器”

  在此背景下,华泰证券于2018年8月披露的混改试点方案中,提出公司要在国家相关政策允许的前提下,规范实施核心员工股权激励计划。今年12月16日,公司董事会通过并公布了董事会聘任的执行委员会委员和其他数位高级管理人员名单,并明确均为市场化选聘,此举被市场解读为是在为后续更深层次改革铺路。

  12月21日,红豆股份(600400)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于 2017年7月完成股票购买,锁定期已届满,但是截至目前,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并未出售公司股票,并且基于对公司的看好,持股计划存续期被延长至2022年7月。不仅如此,公司第三期员工持股计划存续期即将届满,同样存续期被延长至2022年6月。

  本报记者 陈 澄

  实际上,在深化国企混改的大背景下,国有企业股权激励历来是市场关注的焦点。11月11日,国资委提出,股权激励对象应当聚焦核心骨干人才队伍,应当结合企业高质量发展需要、行业竞争特点、关键岗位职责、绩效考核评价等因素综合确定。

  虽然股权激励计划有着诸多优势,但是面对反复震荡的A股市场,员工持股计划并不能保证稳赢不赔。

  而此前,江苏省国资委也已经明确,释放国企活力,关键是激发人才活力。为此,省国资委提出,将在推动企业经理层成员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推动省属企业所控股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计划,推动改革意愿强、基础好的省属企业子企业参照“双百企业”做法实施综合改革等三个重要方面加大改革力度,打通国企改革政策落地的“最后一公里”。

  进入2019年,江苏上市民企对股权激励依然保持热情。仅仅在12月,就有11家公司发布了与员工持股计划相关的公告。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些公告中,记者发现一个江苏上市民企普遍存在的现象,那就是很多员工持股计划在存续期即将届满时,员工们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都愿意将持股计划存续期延长。

  根据公告,江苏金融租赁拟用于本次回购的资金总额在1.34亿元到2.69亿元之间,股权激励对象为147人,占公司2018年年报公布员工总数的54%。这也意味着,公司过半数员工都能享受到该项“福利”。

  利害共担让企业上下一心

  对于此次股权激励的目的,一位江苏金融租赁人士表示,除了激发活力,促使核心员工为公司长期服务,稳定和提升公司价值之外,“非常重要的一点还是深化国企混改,促进公司股权多元化。”

  “大股东虽然‘仗义’,但在分享企业所有权及其收益时,员工还必须意识到,股权激励是利益与风险共存的一种奖励机制。”苏多永认为,对于企业自身而言,还需要探索建立经营层与全体股东利益一致的股权架构及长短期激励与约束相统一的激励体系。

  12月20日,江苏金融租赁发布股份回购预案,回购的股份将用作股权激励,此举距11月11日国资委发布相关股权激励操作指南仅过去一个多月。不仅如此,江苏金融租赁还由此成为江苏上市金融企业中首家推行股权激励计划的公司。分析人士认为,股权激励作为企业为激励和留住人才而推行的长期激励机制,已得到市场认可,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都应合理利用这一工具,但也应考虑其市场风险。

  实际上,公司大股东掏出“真金白银”为股权激励计划“兜底”的事在A股市场已有发生。2015年6月,万达信息(300168)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完成股票买入,合计耗资约10亿元,但随后即遭遇股价大跌,累计跌幅超过80%,最终,亏损的8亿元由公司大股东承担了。

  记者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不完全统计发现,以最新收盘价与员工购买均价计算,今年实施的超过80笔员工持股计划中,有超过35笔员工持股计划处于浮亏状态,占比超过40%。

  “在股价没有‘大打折扣’的基础上,员工持股计划的展期确实彰显了公司上下对未来稳健发展的信心。” 华安证券(600909)分析师吴磊告诉记者。红豆股份已经发布的三季报也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7.84亿元,同比增长4.17%。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公告,本次计划将由公司实控人席惠明、浦建芬提供保本保障,即清算时扣除全部费用后可分配金额低于员工持股计划的本金时,公司实控人承担差额补足义务。“员工持股计划由大股东‘兜底’,有助于激发员工的积极性,公司也向市场传递了非常积极的信号。”安信证券分析师苏多永表示。

  在有公司展期的同时,来自制造业的民企对股权激励“情有独钟”成为“亮点”。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A股发布首期公告的74家公司中,有54家属于制造业。对此,吴磊表示,在行业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股权激励无疑成为凝聚合力的最佳方式之一。

  对于实施股权激励计划,省国资委要求凡符合改革条件的省属企业控股上市公司“原则上都要推动此项改革”。其中,“双百企业”控股上市公司更需力争在2020年6月底前开展实施。

  同花顺(300033)iFinD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A股股权激励计划总体公告数量达409个,创下自《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试行)》发布以来新高,略高于2017年405个的水平。其中,江苏上市公司发布了56个股权激励计划,在全国仅次于广东。